畅春园

来自海淀旅游维基-北京市海淀区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畅春园恩佑寺山门

畅春园是清朝皇家园林,位于北京海淀区圆明园南,北京大学西。

目录

历史发展

明朝历史

畅春园想象复原图
畅春园想象复原图

从明代开始,除了皇家贵戚继续在此大规模修建离宫别苑以外,当时的达官显宦和文人学士也开始营建自己的私家园林。到明代中叶时,北京西郊一带的园林日益增多,渐具规模。在这些众多的私家园林中,最享盛誉的当数武清侯李伟所建的清华园和著名书画家米万钟所建的勺园。 清华园又被时人称为“李园”,被誉为“京师第一名园”。园主李伟是万历皇帝朱翊钧的生母李太后的父亲,官封武清侯,权顷朝野,炙手可热。因而他的清华园就建造得规模宏伟,堂皇富丽,与其身份十分相符。据《春明梦余录》、《明水轩日记》等笔记所载,清华园园域十分广阔,方圆达十华里。并引西山泉水,汇为园中湖泊,水面占了园林面积的大半。《明水轩日记》中说:“清华园,前后重湖,一望漾渺,在都下为名园第一……若以水论,江淮以北,亦当第一也。”可见当时在建园造景时就已经充分利用了当地水源充足的有利条件。园中楼台亭榭一应俱全,登上园中楼台西望,便可将西山秀色饱览无余。园中除了大量从产石名地灵璧、太湖、锦川运来的各种怪石以外,还有柳堤二十里,名花千万种,“牡丹以千计,芍药以万计”,有柳堤花海之誉。像这样的私家园林,就其规模之大和景物之美而言,在全国范围内也不多见。可惜的是,明末清初,由于兵事连绵,这座名园也随之荒败废弃了。

清朝历史

畅春园原址是明朝[明神宗]的外祖父李伟修建的“清华园(明朝)”。园内有前湖、后湖、挹海堂、清雅亭、听水音、花聚亭等山水建筑。根据明朝笔记史料推测,该园占地1200亩左右,被称为“京师第一名园”。明朝灭亡后,园址荒废。

1684年,康熙帝南巡归来后,利用清华园残存的水脉山石,在其旧址上仿江南山水营建畅春园,作为在郊外避暑听政的离宫。园林山水总体设计由宫廷画师叶洮负责,聘请江南园匠张然叠山理水,同时整修万泉河(北京)水系,将河水引入园中。为防止水患,还在园西面修建了西堤(今颐和园东堤)。

自畅春园落成之后,康熙帝每年约有一半的时间在园内居住,并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去世于园内清溪书屋。此后雍正帝、乾隆帝等皇帝居住于圆明园,畅春园凝春堂一带改为皇太后居所,其中乾隆帝生母[崇庆皇太后]在园内居住了四十二年。

随着清朝国势转衰,逐渐放弃了对园内建筑的增建和修补,至道光年间,畅春园已趋破败,迫使道光帝将[恭慈皇太后]接往圆明园绮春园居住。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焚烧圆明园时将其一并烧毁。此后畅春园废址失于保护,园内残存建筑在同治年间被拆用于圆明园复建工程。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时,畅春园再次遭到附近居民及[八旗]驻军的洗劫,园内树木山石均被私分殆尽。至[民国]时期,畅春园遗址已成荒野,仅有恩佑寺恩慕寺两座琉璃山门残存,但今门内亦破败不堪。

目前畅春园遗址范围内分布有[北达资源中学]校舍和北大教工宿舍住宅区,以及北京大学畅春园新宿舍区。北京修建北四环路时曾发现了园门地基遗址。恩佑寺及恩慕寺山门于1981年被列为北京市海淀区[文物保护单位]。

建筑景观

畅春园恩佑寺及恩慕寺山门

根据文献图档估算,畅春园南北长约1000米,东西宽约600米,占地900亩(60公顷)。设园门五座:大宫门、大东门、小东门、大西门、西北门。正门在南墙东侧,门内为畅春园的理政和居住区,中路沿中轴线向内依次为大宫门九经三事殿二宫门春晖堂寿萱春永殿后罩殿云涯馆瑞景轩延爽楼鸢飞鱼跃亭。亭北有丁香堤芝兰堤桃花堤前湖后湖

东路为澹宁居龙王庙剑山渊鉴斋藏拙斋兰藻斋太朴轩清溪书屋小东门恩慕寺恩佑寺。西路为玩芳斋、买卖街、无逸斋、菜园、关帝庙娘娘庙凝春堂蕊珠院观澜榭集凤轩等景点。园西出大西门为西花园,有湖泊四处,湖边散落有讨源书屋观德处承露轩等建筑,为幼年皇子居住之所。

畅春园以园林景观为主,建筑朴素,多为小式卷棚瓦顶建筑,不施彩绘。园墙为虎皮石砌筑,堆山则为土阜平冈,不用珍贵湖石。园内有大量明代遗留的古树、古藤,又种植了腊梅、丁香、玉兰、牡丹、桃、杏、葡萄等花木,林间散布[麋鹿]、白鹤、孔雀、[竹鸡],景色清幽。畅春园这种追求自然朴素的造园风格影响了在其之后落成的避暑山庄圆明园(乾隆扩建之前)等皇家宫苑

现在畅春园遗址已成荒野,仅有恩佑寺及恩慕寺两座琉璃山门残存,但今门内亦破败不堪。

恩佑寺

位于北京大学西门外,两山门并列。恩佑寺山门建于清雍正元年(1723)。原为清初畅春园内的清溪书屋,康熙皇帝常宴寝于此,后死在这里。雍正为给康熙荐福,将书屋改为恩佑寺。寺坐西朝东,原有正殿五楹,内奉三世佛像。现仅存山门,门为歇山式无梁结构,黄琉璃瓦顶,石券门,券面上饰有缠枝牡丹纹,门额书:'敬建恩佑寺',是畅春园仅存的两座建筑之一。1981年成为海淀区文物保护单位。1985年北京市文物局重修。 位于海淀区北京大学西校门外。建于清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此处原为清初畅春园的清溪书屋,康熙皇帝晚年常居于此。雍正即位后,“为圣祖仁皇帝荐福,建恩佑寺于畅春园东垣。”原为三进殿,现仅存山门。 1981年恩佑寺山门被海淀区政府公布为海淀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恩慕寺

位于海淀区北京大学西校门外。建于清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7年)。乾隆时期,皇太后长期居住于畅春园,后于乾隆四十二年病逝,乾隆皇帝“昭承家法”以寄托哀思,在恩佑寺旁建恩慕寺。该寺布局限制与恩佑寺相同。 1981年恩慕寺山门被海淀区政府公布为海淀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说起恩慕寺,还得说回到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孝圣皇太后病逝。乾隆皇帝为了纪念其母,为圣母皇太后广资慈福,便在恩佑寺的南侧修建了恩慕寺。恩慕寺正殿供奉药师佛。取名恩慕寺,是兼恩佑寺和永慕寺二寺名而得(永慕寺建于南苑,是康熙皇帝为他母亲烧香拜佛而建的)。清代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恩慕寺毁于大火。 初建成的恩慕寺庙貌严谨,坐西朝东,两进院落,外临通衢,山门内正殿五楹供奉药师佛一尊,左右奉药师佛108尊,南配殿三楹供奉弥勒佛,北配殿三楹供奉观音像,左右分立石幢,一刻全部药师经,一刻御制恩慕寺瞻礼诗。诗云:“尊养畅春历廿冬,欲求温清更何从?天惟高矣地惟厚,慕述祖兮思述宗。”山门额题“敬建恩慕寺”,二层山门额曰“慈云广荫”,大殿额曰“福应天人”,殿内额曰“慧雨仁风”。两边楹联为:“慈福遍人天,祥开佛日;圣思留法宝,妙现心灯。”皆为皇帝御书。(见《日下旧闻考》) 现在恩慕寺尚存山门一座,为歇山式砖石结构,无木无钉,黄色琉璃瓦顶,象征皇权的至高无上。石拱券门,券面刻有缠枝花纹,以寓富贵仙门。门额处镶嵌“敬建恩慕寺”,石匾四围刻有仰莲纹饰,十分精美。文字为乾隆皇帝御笔,楷法风流,人曰“乾隆体。”山门四角处皆有琉璃纹饰,设计精严,烧工细腻。整个恩慕寺山门与恩佑寺山门一模一样,不敢越制,但细观赏,该门的工艺水平远高于恩佑寺。这倒不是乾隆皇帝有超越其父之心,而是负责施工的艺人有不让前人之举,要与前贤一比手艺高低。为了保护这个历史文物,北京市文物局、海淀区文化文物局亦曾先后出资修葺。1998年,恩慕寺也被列为海淀区文物保护单位。 位于北京大学西门外,两山门并列。恩佑寺山门建于清雍正元年(1723)。原为清初畅春园内的清溪书屋,康熙皇帝常宴寝于此,后死在这里。雍正为给康熙荐福,将书屋改为恩佑寺。寺坐西朝东,原有正殿五楹,内奉三世佛像。现仅存山门,门为歇山式无梁结构,黄琉璃瓦顶,石券门,券面上饰有缠枝牡丹纹,门额书:'敬建恩佑寺',是畅春园仅存的两座建筑之一。1981年成为海淀区文物保护单位。1985年北京市文物局重修。

园址地形

三山五园地形图

北京的地形西北高,东南低,由西向东逐渐倾斜。西郊一带正处于西山山脉与平原的交接处,地多丘陵,地下水源十分充足。元明清时期,这一带多泉多溪,远衬苍翠西山,层峦叠嶂,碧水澄澈,青山秀丽,有似江南水乡,塞外绿洲。京城的文人墨客经常到此游玩唱和,留下了大量称述此地风光之美的诗文。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征明用“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白鸟似江南”的诗句来吟颂西郊山水。一代文豪曹雪芹的祖父曾忘情地写下“雁被西风驱谴,人被西山留恋”的佳句。

历史地位

畅春园草图

畅春园是清圣祖康熙皇帝在北京西北郊建造的第一座“避喧听政”的皇家园林。它的前身是修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的清华园(跟今天清华大学校内的清华园不同)。风雨百年,如今除了残余恩佑寺和恩慕寺两座山门外,畅春园昔日盛况早已杳然无踪。其旧址大致在今北大西墙外,蔚秀园和承泽园以南,西至万泉河路西侧,南至双桥东路一线。在其旧址的西北部建有北京大学二附中校舍和北大教工宿舍住宅区。 在与北京大学校园有关的几座古园林中,畅春园是最晚与北大联系在一起的,但是以它的历史和地位而言,却傲视群园。谈历史,追溯源流,畅春园的前身清华园最晚建于明万历十年(1582),比勺园还要早;论地位,畅春园是康熙皇帝为自己在京西修建的第一座大型“御园”,而其它几座都是皇亲的“赐园”,等级规格明显低好多;说影响,畅春园在当时和后来的影响也是其它几座园林所无法比及的。康熙修成畅春园以后,此后的雍正和乾隆便以此为基础营建圆明园和清漪园(即后来的颐和园)。至乾隆十五年(1750)清漪园建成,便形成了香山、玉泉山、万寿山和畅春园、静明园、静宜园、圆明园、清漪园等庞大的“三山五园”皇家园林区。从而成为中国历史上空前的,举世无双的庞大宫廷园林。在这100多年的营建史上,康熙皇帝的首创之举十分重要,而畅春园的滥觞之功也自然不能忽视了。

历史文献

清代学者吴长元在《宸垣识略》一书中描写这一带: 流泉满道,或注荒地,或伏草径,或散漫尘沙间。春夏之交,晴云碧树,花香鸟声,秋则乱叶飘丹,冬则积雪凝素。 十分形象地描写出了这里景自天成、怡人心神的婀娜风光。正因为如此,这里就成为当时在京城营造园林的首选之区。 远在辽金时代,当时的皇家贵戚就已经在此地修建离宫别院,作为他们游玩息憩之地。在玉泉山下,辽代建有行宫,金代建有离宫芙蓉殿,元代建有昭化寺。 畅春园的确切面貌,因为迄今尚未见其盛时的全图,所以只能根据文献记载知其大端。据《日下旧闻考》所载,畅春园坐北朝南,园区南部为议政和居住用的宫殿部分,北部是以水景为主的园林部分。由此可见,畅春园当为京城西郊第一座兼有宫廷和游乐双重功能的离宫型园林。从横向来说,畅春园主体建筑分为中、东、西三路,三路建筑各成体系,但又彼此相连。据一位曾目睹过畅春园的官吏说:畅春园“垣高不及丈,苑内绿色低迷,红英烂漫。土阜平坨,不尚奇峰怪石也。轩楹雅素,不事藻绘雕工也。”从中可以看出畅春园虽为皇家园林,但整体上仍然具有自然雅淡的特色。畅春园还设有总管大臣、郎中以及总领等官职,用以对畅春园进行管理。著名文学家曹雪芹的舅祖李煦,就曾做过畅春园总管。 畅春园建成以后,康熙皇帝很喜欢这座园子,为此还专门写有《御制畅春园记》一文。由于这里“酌泉水而甘”,实在是养颐的胜地。所以除了要举行重大庆典外,康熙皇帝就经常在畅春园内听政,据后人的详细统计,康熙皇帝自康熙二十六年(1687)二月二十二日,首次驻跸畅春园,至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十三日病逝于园内寝宫,凡三十六年,每年都要去畅春园居住和处理朝政。三十六年间累计居住畅春园257次3800余天,年均驻园7次107天。最短者为29天,最长者为202天。可见畅春园在康熙朝的重要性。


交通路线

交通图

209路夜班车, 209夜, 332路, 333内, 333外, 394路, 608路, 718路, 运通106线, 运通114线, 运通118线,北京大学西门站下车。

209路夜班车, 209夜, 319路, 320路, 331路, 332路, 333内, 333外, 375路, 394路, 432路, 438路, 498路, 579路, 601路, 690路, 718路, 运通106线, 运通114线, 运通118线,颐和园路东口下车,约500米。

参考资料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操作
导航
工具箱